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游仙的博客

游荡在阳世的灵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第三回青峰楼陈风滋事 招亲擂孙兴扬威  

2011-05-07 06:48:12|  分类: 个人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青峰楼二楼靠窗的一张桌子上,坐着一人一猴,人是浑身上下黄缎子衣装,猴是满身金毛,置一小红衫子。虽然,满屋子的人都不时的偷眼看他们,可他们却不在意,自顾自的吃着,喝着。
一道黑影自楼下飘了上来,停在了这一人一猴的桌前。大厅吃饭的人才看清,原来是一个人,披着一件黑披风,紧身衣虽是黑白分明,走起来却是看不见的。有认识的悄悄地说:“这不是风语堂堂主追镖手陈风吗,看样是要找这人麻烦啊。也不知这人是怎么惹上他了。”
陈风对着那人一抱拳:“朋友从哪里来?”那人用眼迷了一迷陈风,带理不理的说了一声:“从哪里来用和你说吗?”“哈哈,朋友从哪里来自是不用和在下说,只是听说朋友功夫了得,甚得黄顺黄老爷赏识。在下不才,想向朋友讨教一二,不知肯赐教否?”原来这陈风本想去帮黄顺捉猴,不想因事儿耽搁了,赶到时刚好听到黄顺说陈风不及那着黄缎子的人。陈风虽没见过那人,可心中甚是不服,当时也没露面,派手下打听到那人在青峰楼便找了过来。
那人微微抬头,对陈风道:“俺虽略懂武功,但俺却从不与人比试,你若手痒,还是找比别人吧?”陈风听得那个别扭啊,说了声:“只怕由不得你。”左掌已经拍向了那人脑门,那人象是躲闪不开,被陈风拍了结实。众人都为那人担惊的时候,却见陈风手象是被粘住拨不回来一样,又象是被烫了急于抽回,神情极度复杂恐惧。那人开口道:“说了不和你比,你还动手,下去吧。”头一摆,陈风恰若折了翅的鸽子一般,隔窗而出跌了楼去,饶是他轻功了得,落地时也打了个趔趄,心知不是对手,展轻功自回了风语堂。
再说青峰楼上,那些吃饭的不乏武林高手,可不知那装黄缎子的用什么功夫把陈风扔下楼去的,一霎时整个二楼静得只有那人和猴的吃饭的声音。好大一会儿才听一人高声叫道:“好功夫。”众人随着附和。
带头叫好的是一个彪形大汉,黑脸膛,大耳朵,浑圆的肚皮非常突出。黑大汉走进那人施了一礼:“在下朱昊,江湖上的朋友送我一雅号叫‘小天蓬’,刚才见朋友功夫深厚,有意结交,不知能否.....”那人一愣神,随即喜道:“坐坐坐。”待朱昊入座,继续说道:“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.我姓孙名兴,师父送了我一个外号‘赛大圣’。你看‘赛大圣’‘小天蓬’,咱不是天生的兄弟么?”二人越说越投缘,添了酒菜要豪饮。朱昊突然说:“嗐,看我这记性,哥,兄弟还有事儿啊。”“什么事儿?”“盘龙镇上的大财主赵明在镇东摆下一座招亲擂,要为他女儿比武招亲,小弟想去试试,就今儿一天,再不去就招不成了。”“一个财主还要比武招亲?”“哥,你不知道,这赵明和‘铁面判’黄顺是拜把子兄弟,在镇上开了几家当铺和赌场,家财万贯。就一个宝贝女儿,听说貌美如花,从小喜好武术,赵明又特别宠她,专门请了高人教她,据说也练了一身好武艺。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了,还非要比武招亲,赵明拗不过她,只好依她摆了擂台,听说来了不少少年才俊呢。”“哦,那到有好看的了,走,哥陪你看看。”朱昊唤小二结了帐,二人起身下楼。
盘龙镇东是一片开阔地,是黄顺家收获庄嫁的场地,也是黄顺家庆祝丰收的地方,在场地的最东边立有一座戏台子。台子离地丈余,厚松木板铺就的台板,四根两人合抱的松木柱子撑住了顶棚。今天,这顶棚上挂着大红绸缎,前面两根柱子上贴着一副对联,上联是:英雄虎胆,凭武艺上擂台;下联是:豪杰龙威,仗浓情娶佳人。横批:比武招亲。
孙兴、朱昊来得晚了,台下挤满了人,人头攒动,摩肩接踵。朱昊从远处拎过来一条石,二人站上去才看到台上正打热烈,只见那二人一人使枪,一人用刀,你来我往,招招恶险,那里是比武,分明是拼命。孙兴肩上那只猴子看了也是吱吱乱叫,孙兴不停地用手安抚着它。
不多时,也是换了三拔,最后这一个是一个五十开外的老头。台边有管事的喊道:“主家有言在先,年龄要三十以下,老英雄下去吧。”那老头回道:“既是比武招亲,就是凭武艺说话,我笑里刀金六今天就比定了。”笑里刀金六也确实不简单,一口八卦刀竟连下三场,个个挂彩,把那些年轻气盛的少年才俊镇住,一时间没人上场了。金六一阵狂笑:“哈哈哈,我说要是没人敢上来,那美人可就归老夫了。”
“老匹夫休要狂言,待某家会你一会。”说话的正是朱昊,朱昊虽站在最后,但语声用丹田之气送出,犹如一阵响雷从众人头顶滚过,砸向擂台。众人回头见一壮汉要上擂,哗的一声闪出一条道来,朱昊紧走几步,一个鹞子冲天稳稳当当站上了擂台。要说武林中人跃上这擂台,并非奇事,可这朱昊身肥体胖,落到擂台上时台板都没颤一下,足见不是一般人物,金六当时就加了小心。
朱昊大嘴一咧说:“老小子,你都土埋脖子的人了,还上这招亲擂凑什么热闹。就算你赢了,你家姑娘会愿意跟你?要是弄不好,在擂台上被打死了,就更亏了。”“黑大汉,就你这长相,人家也未必愿意,既是比武就不要附加其他条件。你报上名来,咱家陪走一趟就是了。”这金六显然有点心虚,说话没有刚才那么傲气了。朱昊不慌不忙从身后取下一只包囊,解开包囊取出兵器,锃光瓦亮,却是极为少见的奇门兵器,一对短把九齿耙。台下的孙兴一见,心中暗笑:“怪不得叫小天蓬,原来用这兵器的,比真天蓬还对了一只。”
金六一见朱昊亮出兵器,就想打他一个措手不及,不待朱昊亮出门户,八卦刀进步前刺,照朱昊肚皮就过来了。朱昊刚把兵刃拿到手里,前门大开,露出一个大空档,眼见着那八卦刀就要破皮入肚了,也不见怎么动作,左手耙就到了前面,刚好挂住刀锋。嘴里还嚷嚷着:“哎呀,来得好快啊,你出去吧。”金六本以为得手,却不料朱昊虽粗壮,动作却如此快捷,再要抽刀换招却来及了。刀随着朱昊的左耙前冲,人也向前冲出,想借势解式,朱昊的右手耙却不失时机的递到了面前。再向去,脸面上恐怕就要留下九个洞,只得松手撒刀,人向后跃出。朱昊把刀向空中一抛,右手耙交左手,伸左手接住了刀,仔细看看刀,说道:“好刀啊好刀。”金六那个臊啊,自己闯荡江湖几十年,也算高手之列了,竟在一招之间就被人夺了兵器,那人家要是要自己的命还不是手到擒来,想到此,暗下决心,看来此人留他不得。忽然手一抬,几道星光已洒向朱昊。朱昊正看着刀用语言羞臊金六呢,见他手一抬,情知有异,又见星光闪现,知是暗器,把八卦刀一圈,只听叮叮当当几声,几把小刀落在了身前。朱昊叫道:“嘿,老小子,你也太不地道了,本想饶你一命,看来是饶不得了。”身向一纵,手中八卦刀当头劈下,金六手中没了兵器,也没斗志,一抱头向下一缩身就等死了。只听咣的一声,一件金黄的物件打在了刀身,生生把那把八卦刀向旁边推出尺余,那金黄物件却转一弯又回去了。半空中一人接住了那物件,径直落到台上。台下众人才看清,这是一个大胖和尚,一副天生笑脸,大肚子和朱昊有一拼,手中一对金黄的大铙,刚才就是这大铙砸开的刀。
金六抬起头来,看到和尚象是遇到了救星,站直了腰身,对和尚道:“师兄。”“嗯,下去吧。”敢情这和尚是金六的师兄。其实,这和尚台下许多人都知道,他是江湖上顶顶大名的“笑弥勒”张宏。他虽是金六的师兄,但武功却比金六高了不止几个台阶,名符其实的一流高手,武林排名挤入前五十强了。
小天蓬朱昊吃了张宏一铙,自然知道厉害,抱拳道:“英雄大名?”笑弥勒张宏哈哈一笑,并不答话,右手一张大铙劈头盖脸向朱昊砸了下来,朱昊忙用耙去挡,当的一声,险险挡住,一双手臂却是被震得发麻。情知此人内功高出自己许多,抽身要向台下跃去,口里嚷嚷着:“小爷得去撒泡尿,大和尚你等着爷,不要跑了啊!”张宏笑哈哈地说了声:“要走,没那么容易。”一闪身到了台边,截住了朱昊。朱昊一见走不了,使出一招“双耙平地”,双耙平平送出,意欲趁张宏在台边立足不稳,将他逼下台去。张宏双铙“咣”的一合,刚好插入双耙中间,两边一分就破了这一招,接着身子一转一低,左手大铙的边缘击向朱昊的腰部。张宏的铙可不是一般的铜铙,它是一件兵器,边缘处半是利刃半是锯齿,要是在朱昊腰部转那么一下,就把朱昊腰斩了。朱昊识得厉害,双耙从上向下一砸,在大铙上砸了一下,趁势身形后飘丈余。两人在台下展开了游斗,两个人都是大胖子,却都身形灵活,在台上你追我赶,十分好看,台下一片叫好声。朱昊心里却是苦啊,虽然两人在台上游斗,没有谁伤了谁,可是他却明显处在下风,是人家追着他打,他真怕一个不小心让人家打着了。嘴里却一个劲地喝:“嗨,我说,老子急着撒尿呢,你以为老子真的打不过你啊。老子是让尿憋得使不上劲,有种你让爷尿完了再打。”张宏却不理他,一面笑哈哈得一面只管追着打。
一道金光从台下众上头上掠过,划了一个飘亮的弧线,落到了擂台上。赛大圣孙兴一把拉住了朱昊,说了声:“撒尿去吧!”就把他摔了出去。朱昊左窜右跳却怎么也摆脱不了张宏,孙兴就这么一摔,就把他从张宏的杀招下拉了出来,高低立判。朱昊一个跟头翻下台去,口里还不忘喊一声:“别把他打死了,给我留着。”
张宏当然看出了这个人不是一般人物,双铙一合,笑哈哈地说:“朋友好功夫,不知师承何门,如何称呼?”孙兴一抱拳:“江湖上跑的,那有什么师门,小可孙名兴,有个小号‘赛大圣’”“朋友不说也罢,既上得台来就请亮兵刃吧。”张宏双铙微微一错,“叮”的一响,已是丁字步站稳,立了一守式。孙兴从腰间摸下一件兵刃,微微一颤,立了起来,是条棍。这棍粗不过一握,立于身前与眉同高,通身碧青,两头各有一道金黄的箍。饶是那张宏江湖阅历非凡,却没识得这物件,非铁非铜,非木非竹,不知是什么东西做的。书中暗表,这物件其实是产于海外的一种藤条,中间有结,柔中有韧,韧 中有刚。孙兴的老师将其在当地的一种油里浸泡了三年,把中间的结打穿,灌入了水银,用金箍封了口,始造就出这一独一无二的兵器。平时,能缠到腰里,用时却既是棍又是鞭,特别是内中水银随力道打出,其爆发力却能增加数倍。
张宏虽不识得这棍,却没放在心上。心想:还是一个小伙子,能有多高功夫,可能也就轻功好点,那软不软、硬不硬的武器,也不见得有多大威力。当下抢步上前,一招“佛前献铙”,右手的铙狂转着向孙兴扫了过去。孙兴有意立威,用了一招师门绝学“棒打回环”,身形纵起,当头一棒,和棍术里的力劈华山一样。但细究会发现,其实他的棍子向前伸出不少,力劈华山是用棍头打头,他是用棍中打头。张宏 并不在意,仓促间也想不到怎么这打法如此古怪,双铙一仰“举火烧天 ”就迎了上去。其实他是欺孙兴年轻,功力浅,想用内功逼退张兴。却不料正中孙兴下怀,孙兴那棍在铙上一碰,棍头却弯了下去,正好打在张宏后颈上。饶是张宏功夫了得,经验老到,发现不好,铙向后拉带棍,身子前纵,也未能逃过一劫,棍头还是在后颈上碰了一下。那棍里的水银全部贯于棍外端,威力巨大,张宏不由得叫了一声“唉哟”,就窜出擂台跑了。
打跑了张宏,台下无人上擂,孙兴一转身要走。却听台边有人叫到:“新姑爷慢走!!”
这正是:鱼目浑珠招亲擂,英雄扬威惩顽凶。欲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